EN

特色小镇应科学规划 打造独特的产业生态
2016年11月12日

标题:特色小镇要打造独特的产业生态








  △ 河北大厂影视小镇。

  ? 浙江嘉善人才创业小镇。

  (资料图片)


  建设特色小镇成为推进城乡一体化的突破口,成为走新型城镇化道路的带动力量,成为释放巨大需求潜力的重要改革举措,为我国经济持续健康发展注入了强大新动能。

  在建设特色小镇过程中,要遵循因地制宜、坚持创新的基本原则。特色是小镇的核心元素,而产业特色又是其重中之重。建设特色小镇在围绕主导产业构建产业生态圈的同时,也要在“一镇一风格”中提升吸引力和生命力

  11月4日,全国首个以PPP模式建设的特色小镇——南京空港会展小镇正式签约并落户南京溧水区,这也是继河北大厂影视小镇、香河机器人小镇、浙江嘉善人才创业小镇之后,华夏幸福开发运营的第四个特色产业小镇。

  “我们将把已有PPP模式的经验引入到特色小镇上,坚持产业精准发力、全流程推动产业发展,探索特色小镇建设的PPP模式。”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执行总裁叶珺说。

  作为中国特色小镇全国性推广“元年”,今年以来,一系列有关特色小镇的重磅文件密集出台——7月1日,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等部委印发《关于开展特色小镇培育工作的通知》;10月14日,第一批127个中国特色小镇名单发布;10月8日,国家发展改革委下发了《关于加快美丽特色小(城)镇建设的指导意见》,对特色小镇建设的目标任务、实施路径等进行了全面部署。

  “在经济新常态下,特色小镇建设被认为是破解城乡二元结构问题的钥匙。”在当天举办的中国特色小镇发展研讨会上,国家发展改革委规划司副司长陈亚军表示,发展特色小镇有利于推动经济转型升级和发展动能转换,是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平台和有效尝试,“但必须坚持因地制宜、产业建镇,谨防一哄而上、‘东施效颦’”。

  “特色小镇”应科学规划

  作为新型城镇化的重要抓手,特色小镇的迅速升温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。

  然而,在遍地开花的特色小镇建设中,也暴露出一些新问题新矛盾,比如有的地方认为“捡到篮子里就是菜”,把特色小镇当成一个筐,什么都往里装;有的地方缺乏科学规划,为了特色而特色,带来了不必要的生态破坏等。

  “推进特色小镇和小城镇建设,有利于促进大中小城市协调发展,因为特色小(城)镇正是城市体系里最基层的短板。事实上,特色小镇并不完全等同于特色小城镇。”陈亚军强调指出,要放在城镇化的大背景下,来理性思考、准确定位特色小(城)镇的发展问题。

  所谓特色小城镇,是指以传统行政区为单元,特色产业鲜明、具有一定人和经济规模的建制镇;而特色小镇,主要指聚焦特色产业和新兴产业、集聚发展要素,不同于行政建制镇和产业园区的创新创业平台。

  作为特色小镇浙江模式的实践者之一,杭州未来科技城(梦想小镇)管委会副主任周坚对此体会深刻。他认为,发展特色小镇不能就小镇而小镇,而是把各种创新资源创新要素整合起来,营建一个创业的生态。

  “对于特色小镇的解读,应把握好三个视角,即产业经济视角、文创旅游视角和精准治理视角。”南京大学社会学院教授、紫金传媒智库秘书长闵学勤表示,特色小镇强调产业导向和文化创意与人文生活相结合,而精准治理视角更多是指运营的视角,很多特色小镇的产业导向是茶叶、丝绸、竹子等传统产业,如果不进行互联网的嫁接和现代化的改造,这样的特色小镇发展是不可持续的。

  “我们认为,在整个发展过程中,特色小镇并不是镇,而是新的治理单元,真正打破传统的行政区化、生态区化和经济区化,形成未来的创新共同体。”中国科协创新战略研究院院务委员、中国科学院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陈锐说。

  特色小镇要“特”起来

  因地制宜、坚持创新,是特色小镇发展应遵循的基本原则之一。如何避免特色小镇培育过程中出现“穿新鞋走老路”、“新瓶装旧酒”、照搬照抄等误区,是摆在特色小镇建设面前的现实问题。

  “此次与南京溧水区政府、法国智奥会展集团联手打造南京空港会展小镇,是华夏幸福特色小镇产品的升级版。”叶珺表示,将以南京空港会展小镇为新起点,瞄准亚洲空港专业会展中心的目标,以成熟的PPP运作机制,力争实现“一年产业有看头,两年创新有势头,三年小镇成龙头”。

  在陈亚军看来,产业是小城镇发展的生命力,特色又是产业发展的竞争力,要根据区域要素禀赋和比较优势,挖掘本地最有基础、最具潜力、最能长成的特色产业,打造具有持续竞争力和可持续发展特征的独特产业生态,防止千镇一面,“如果离开了特色产业,都去搞大拆大建、搞房地产开发,那么肯定会出现空镇鬼镇这种现象”。

  “特色小镇的特,在于人群特、功能特、产业特、位置特。发展特色小镇,就是将它们融合起来形成新的聚合力,发挥它的聚集效应和辐射效应。”陈锐表示,在这个“特”起来的过程中,要把文化底蕴、管理自治、身份认同、生态环境等结合起来,打破地域文化的局限性,真正变成“地球村”,对于推进未来城市化发展具有更高质量的先端效应。

  特色是小镇的核心元素,而产业特色又是其重中之重。对此,叶珺认为,建设特色小镇的过程中,要秉持“做实一个产业,缔造一种风情,高品质可持续运营”的理念,在围绕一个主导产业构建产业生态圈的同时,要充分尊重、利用和挖掘小镇的自然环境、历史文脉和民俗风情,在“一镇一风格”中提升特色小镇的吸引力和生命力。

  强调政府引导而非主导

  “从杭州梦想小镇的建设实践来看,找准定位非常重要。”周坚坦言,在特色小镇的发展中,政府承担的角色太重要了,“我们强调,政府要做店小二,跟着创业者共同成长,是放下身子做服务,而不是让企业围着政府转”。

  在国家发展改革委下发的《关于加快美丽特色小(城)镇建设的指导意见》中,“坚持市场主导”被列为五大原则之一。“在我看来,这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原则,否则政府就又大包大揽了。”陈亚军表示,浙江模式之所以能取得成功,正是充分发挥了市场主体的作用,概括起来就是政府引导、企业主体、市场化运作。

  既然明确了市场主导的原则,随之而来的是如何让成本和受益达到一个比较好的平衡,特别是在PPP模式下,有没有一种有效的模式来实现成本与受益的匹配?

  “问题的核心仍然是如何把政府和市场关系理顺。”国家发改委发展规划司城镇化规划处处长相伟表示,特色小镇在建设过程中之所以经常存在成本过高或收益过低的现象,一方面是因为地方政府管得太多了,政府用一些不专业的手段来做了很多事情,导致特色小镇的建设成本过高;另一方面,很多特色小镇由于规模有限,很多经营活动达不到规模经营的门槛,导致收益偏低。

  如何解决上述矛盾?相伟认为,要把政府从过多的活动中解放出来,让更多的企业以专业化的视角和手段来负责小镇的运营管理,同时要加快智慧小镇的建设步伐,通过信息技术的应用和基础设施的完善,来改变特色小镇规模不大的状态。

  对于刚刚启动建设的南京空港会展小镇,南京市委常委、常务副市长刘以安表示,将进一步创新运行机制,加大引进社会资本的力度,以市场机制推动小镇建设,让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。

来源:2016年11月12日《 中国经济网—《经济日报》